诸神动漫论坛 - 学习与分享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88|回复: 2

[长篇连载] 《 好想告訴你 》第二幕 遺落的花瓣 [連載][原創]

[复制链接]

签到天数: 12 天

[LV.3]偶尔看看II

发表于 2017-1-11 19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快来注册吧ο(=·ω<=)ρ⌒☆[媚眼]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yayung 于 2017-1-11 20:36 编辑

......行距的問題不知怎麼用,一行一行重新排又太麻煩,想舒適一點地看的話請到這裡http://sop7924.pixnet.net/blog ,排版過比較舒服,眼睛累的話請適度休息。(不知道為什麼常常登不進網站來,有時候也登不出去......),這是我親自寫的小說,盡量寫得美美的,洗練般的文字很花精力,請多指教!雖然是邊寫邊學的小說,希望大家看得舒心 ~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第二幕遺落的花瓣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
  濕冷的迷霧逐漸散去,雨後微濕的林地散發清新芬芳的氣息,渾圓飽滿的透明雨珠悄悄地從葉片上滑下,滴落的聲響泛起微顫的漣漪,沉睡的大地在柔和光線的喚醒下,迷濛地揮別那短暫的夢境,萬物的歌唱融於天邊的七彩與緩緩飄動的藍天。
  〝啪啦……啪啦……〞
  一雙展翅的羽翼翱翔於天際,眼珠骨碌碌地轉動一路窺探爪下的動靜,前方近在咫尺聳立的綠,在美麗弧度的滑曳下巧妙地避開驚險。下一刻,似乎察覺到什麼,尖銳的視線聚焦鎖定森林中一條蜿蜒的藍,幾圈盤旋的等待,算準了時機就往下俯衝,捕獲不斷掙扎的獵物,甩濺出滴滴透亮的水花。
  〝啪搭!啪搭……〞
  循著聲音來源,一路上可發現步步鮮明的腳印殘留在泥地上,往前持續探去追蹤到了移動中的模糊黑影,在不斷拉近距離後,那身影愈來愈清晰可見……。
  〝 鈴 ~ 〞
  (……鈴鐺聲?)
  矇矓中一股淡雅幽香飄散於氣息間,伴隨著熱氣的起伏,那令人舒心的氣味緩緩地流入意識裏,安撫著陣陣的痛楚。清脆的鈴音隨著身體微幅的晃動規律地響著,手臂上滑落的柔軟觸感,抖動了沉重的眼簾,柔和的光線探進微啟的縫隙,出現在眼前的是隱藏在棕色輕薄斗篷下的厚實的背部和肩膀,雖然看不見對方的臉龐,但那絲絲輕飄的淡藍秀髮,早已映落在迷濛的黑瞳上,久久無法轉移的視線牽連著被牢牢捕獲的心,彷若世間的美好全都聚焦在這一刻……。
  (好美……)
  落入掌心的柔軟長髮,讓人不自禁地緩緩握住,感受那股舒適的涼意。
  (涼涼的……好舒服……)
  不知被揹了多久,感覺體內的熱氣似乎變得不再那麼令人難受了,雖然想繼續支撐著那虛弱的意識,想為那小小的幸福感再爭取一些時間,困倦感卻不斷襲來……。
  最終,再也抵擋不了黑暗的誘惑,那全身被守護的安全感,與搖籃般的鈴音,包覆著鬆軟的意識,一起落入寧靜的世界,與遺落的無聲話語……。
  (……你是誰呢?)

***

  〝啪嚓……啪喀……〞
  黑暗中傳來細小的溫暖聲響,與一股濃濃的騷味,不知怎的鼻子有點癢癢的……。
  〝哈、哈啾!〞
  倏地一睜開眼,就看到一尾白毛甩來甩去,弄得臉部直發癢。
  (……什麼情況?)
  就像看著催眠擺飾一樣,眼睛不自禁地跟著白毛擺盪著,腦袋越發混亂。
  〝蒲娜──別調皮!下來!〞
  〝嗷嗚──〞
  (嗷嗚?……狼!?)
  聽到那聲音的那瞬間,回想起記憶中隱身在霧中貌似狼的身影,與威嚇的視線,與危如朝露的自己。
  猛地坐起身來,本能地快速往後挪靠並縮起身體,防衛地臉部朝著膝蓋靠攏,雙手交叉拼命地護在頭前,眼皮緊緊閉著,全身恐懼地直發抖。
  〝不、不要吃我……求、求求您!〞
  〝不會吃你的,放心吧!〞
  〝真、真的嗎?〞
  〝真的、真的!不會騙你,我保證!〞
  (牠保證了耶……但是有聽過愛說謊的大野狼……話說,狼會說話?)
  〝你……會說話?〞
  〝嗯?要不然你在和誰說話?〞
  〝呃──我的意思是……狼本來就會說人話了嗎?〞
  〝狼?應該說狼話吧?我是人類,正在和你說人話喔。〞
  〝誒!?〞
  我驚訝地張開雙眼,出現在眼前的是依靠在石頭建造的壁爐旁,一位高挑短髮輕熟男士,身著白色短襯衫,搭配墨綠色格子紋長褲,正雙臂交叉抱於胸前,一派輕鬆樣面露微笑地看著我。
  〝可、可是剛才,我聽到‘嗷嗚’的聲音……〞
  我仍然帶著驚魂未定的聲調,膽怯地說出內心的疑問。
  〝啊……你說那個叫聲阿,我也感到有點頭疼,但是蒲娜就是喜歡時不時那樣叫,真傷腦筋……〞
  〝蒲娜?〞
  〝蒲娜就是……〞
  在那位男士站著話說到一半時,突然聽到奔走在木板上的腳步聲而且越來越近。
  〝啊!來了來了!還想說跑哪去了呢?〞
  輕飄的白毛出現在眼前,一隻全身白色毛茸茸的大狗飛撲在那位男士的懷裡。
  〝喂!別突然撲過來阿……別、別一直舔阿……哇!都說了別舔了,還有你……似乎又變重了〞
  〝呵!〞
  看著從一開始站著,然後被撲倒,到躺平在地板上不斷被舔著臉,最終放棄掙扎的他,我不禁笑出聲來。
  〝啊──妳笑了。〞
  他看著天花板,平淡地說出這句話。
  〝才、才沒有,你聽錯了!〞
  我心驚地說著謊反駁他,怎麼能……對初次見面的人失禮地笑出聲呢!不知他有沒有生氣……?
  〝哼~算了……〞
  他用懷疑的上揚語調說著話,旁邊的蒲娜〝哈──哈──〞地邊喘著氣,邊開心地搖著尾巴,看著他慢慢爬起身站起來,拍拍身上的灰塵,整理他的衣裝與頭髮,走向屋內別間,聽著水嘩啦嘩啦地清洗聲,似乎在洗臉?
  沒多久他走出來,帶著清爽的臉頰與稍微濕潤的髮緣,在壁爐旁角落的櫃子翻找,拿出一條毛巾,又走進別間,走出來時捧著一盆水來到我的面前放在地板上,看著他半跪著把毛巾浸在溫熱的水裡,擰乾水分然後伸手遞給我?
  〝愣著幹嘛?給你擦擦臉,比較舒服!來,拿好,自己擦……還是,需要我幫你擦擦?〞
  聽著最後那句誘惑的話語,停擺的思緒又開始運轉,我趕緊把熱毛巾貼在臉上,在毛巾的遮掩下說聲〝謝謝……〞,還好他沒有生氣。
  〝呵!不客氣!〞
  接著傳來貌似水滾的聲音〝咕嚕咕嚕……〞作響,他起身走向壁爐,火柴堆〝劈啪〞響地燃燒著溫暖的火紅,隔著布拿起鐵架上熱燙的茶壺,放在壁爐旁的櫃桌上,拿起桌上的茶杯,放進不明物,倒進茶壺裡的熱水,茶杯放置於碟子上,小心翼翼地端過來,坐在床邊遞給我。
  〝來,請喝!這杯茶給你暖暖身,有安定心神的作用喔!〞
  近距離下,看著他親切的笑容,我不禁愣了一下。剛才一直沒注意到,他留著一頭柔順的暗褐色短髮,秀氣的臉龐上有一雙明亮動人的黑色眼眸,攝人心魄。
  〝不好意思,手有點痠耶……〞
  〝啊!抱歉!〞
  回過神的我,趕忙雙手接取他手中的杯子,捧回自己的胸前。
  看著杯中的茶,雖然散發著怡人的香氣,但面對陌生的人和物,頃刻間我不禁有點遲疑……。
  〝茶沒下毒喔。〞
  (!?)
  聽到他用輕鬆平淡的語氣說出這句話,令我心驚了一下!
  〝才、才沒這麼想呢!〞
  (說得也是……若要動手的話,早就動手了。)
  〝呵呵!是嗎?〞
  〝當然!失禮了。〞
  為了掩飾我的心思,我捧著手中的杯子一飲而盡,為‘信任’一詞做出相對應的行動。
  (啊──真失禮呀我!人家好心讓出他的床位,讓我躺在上面休息,竟然還……懷疑對方!?)
  〝茶很好喝,謝謝您!〞
  〝呵!不客氣!不過……茶喝得那麼猛烈,有好好地嚐出味道嗎?〞
  〝呃……抱歉……〞
  (到底要失禮幾次呀我!?茶應該是要慢慢品茗它的滋味才對!)
  我帶著慚愧的心情落寞地低著頭。
  片刻之後,一隻溫暖的觸感在我的頭髮上來回撫弄,溫柔的話語也落在了上頭。
  〝不需要道歉喔?看著你做出相信我的可愛舉動,我很高興。〞
  雖然頭髮被弄得有點亂,但聽到這句話後,我不禁害羞地不敢抬起頭來……。
  看著我遲遲不抬眼看他,頭上的溫暖便放下,轉為抬起我的下巴,驚訝之餘,羞澀的眼對上他專注的目光,熱氣一下子竄升膨燙了臉!
  〝嗯?你的臉好紅喔……難道又發燒了?〞
  〝嗯……?〞
  (又?)
  我不解地回應著他,頭腦有點昏沉沉的……。
  他的手撫上我的額頭,露出擔心的臉色……。
  〝不行,得趕緊躺下來休息才行!杯子給我。〞
  〝誒?等……〞
  話還沒說完,他就從我手中拿開杯子,趕緊扶著我躺下來,蓋上被子,走離床邊,發出一些聲響,不知在做什麼?
  〝等我一下,馬上就幫你調配好藥!〞
  〝嗯……〞
  (我躺在床上虛弱地回應著他……)
  〝經過昨夜發燒到今晚,應該已經退燒了才對,怎麼體溫又上升了呢?〞
  (原本的我在發燒嗎?難怪遇到‘狼’時,感覺全身熱氣升騰,然後……暈了過去?)
  我聽著他的話,迷糊地思索著,然後轉身瞥向高掛在牆上的圓形時鐘,時針介於6與7刻度之間。
  (晚上6點多了啊……所以,我是睡到大約5點才清醒的嗎?)
  隨著秒針慢慢轉動,我看向床邊,發現片片小巧細碎的黃色花瓣,我翻開被子,小小的黃色花瓣四散在紫色柔美的和服上,追尋來源,我發現和服領口與腰際間插著一簇美麗的黃色鮮花,雖然掉了許多花瓣,但還是非常令人賞心悅目。
  (……這美麗的鮮花是哪來的?還有……記憶中我是穿白色洋裝,那這件典雅的和服……是誰幫我換上的?)
  腦海裡忽然出現那朦朧的場景,輕飄飛揚的淡藍長髮,與清脆的鈴音……。
  〝好了!來,把這杯退燒藥喝下去,然後再好好休息吧!〞
  他邊說邊走來床沿,坐在床上扶我起身,接著遞給我那杯藥。
  我看著玻璃杯裡的淡黃綠色,像水一般清透並輕微地擺盪著,再看看他的微笑,然後看向杯中散發著溫熱的液體……。
  〝不會苦喔!酸酸甜甜的很好喝喔!〞
  我聽著他的話,試著喝一小口,嗯……就如他說的一樣,味道真的很不錯!
  〝對吧!很好喝吧?〞
  我向他露出微笑,點點頭同意他的話語,然後提出了內心的疑問。
  〝請問我怎麼會在這裡?還有……這件和服本來就穿在我身上嗎?〞
  (還有那美麗的黃色鮮花……)
  〝嗯……我是昨夜發現到你,不,應該說是蒲娜發現到外門口有動靜,出去查探時,發現你穿著這身和服坐臥在門旁,叫也叫不醒,只好揹著你一步步走進庭院進入內房裡……看你發著高燒,手邊的藥又剛好用光,正想著不知如何是好時……注意到你衣領間的花草,不就是可以治療退燒的藥草嗎!?〞
  〝是這黃色鮮花嗎?〞
  〝對!就是這個……對不起,事態緊急,取了些用來製成退燒藥……就是你手中的那杯。〞
  我再一次地看著杯中緩緩飄著熱氣的淡黃綠色液體,珍惜地慢慢喝下所剩的一半。
  〝別著麼說……很感謝你的幫助,餵我吃藥又讓我躺在您的床上休息,真的……非常感謝。〞
  我坐在床上向他行禮致謝,並小心翼翼地握著那簇美麗的鮮花,慶幸著那短暫的幸福並不是夢……。
  〝可以請問……妳叫什麼名字?還記得……發生什麼事嗎?〞
  〝啊……我的名字是……〞
  (我的名字……名字是……)
  腦海裡不斷地搜尋那理應再熟悉不過的稱呼,但那字詞卻像憑空消失一樣怎樣都找不著,不好的預感開始盤踞在心頭,腦中開始播放一幕幕的場景,躺在流水中的自己,樹下避雨的自己……悠閒自在的自己,彷若以為自己身處在夢境中,習以為常什麼都沒想的自己……浸身在溪流中醒來前的自己……在哪裡?我是……什麼人?從何時起記憶就流失了?有關我的一切……所有的一切,只有從溪流中睜開雙眼後所感覺到的世界……。
  〝怎麼了嗎?〞
  看著我低著頭不發一語,似乎察覺到不對勁,他開始邊叫喚著我,邊輕輕搖晃著我的身體。
  〝喂!妳怎麼了?回應一下我,別讓人擔心好嗎?〞
  遲遲不見我回應也不抬起頭,他雙手捧起我的臉頰,只見流淌在眼角的淚水不斷滑落,水汪汪濕潤的眼瞳無助地望向他……。
  〝妳……怎麼……〞
  未待他說完話,潰堤的情緒一字一字地從我口中脫口而出……。
  〝不記得……我……不記得……我的名字,我是誰?我是……什麼樣的人?通通……全部……不記得……好怕……我好……害怕……所有的……一切……〞
  看著我淚眼汪汪用顫抖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訴說著,他忽然擁抱著我輕拍著我的背,並且說著安撫的話語。
  〝別怕……還有我呢……只要妳需要,我會陪在妳身邊……直到妳……完全恢復記憶……不再需要我為止……好嗎?〞
  像在安撫哭泣的小孩,他不斷地輕拍我的背,用溫柔的嗓音在我耳邊說話,直到我心情平復為止。
  〝好點了嗎?〞
  〝嗯……〞
  我回應著他的溫柔,而他慢慢離開我的身軀,扶著我緩緩躺下來,幫我蓋好被子,手指輕柔地拭去我的眼淚,並撫著我的頭髮把瀏海撥到一旁的耳後。
  〝好好睡……好好休息……有什麼事叫我。我就在一旁……〞
  我點點頭,看著他緩緩走到書桌旁的椅子上坐下來翻看書冊。
  〝快睡吧……晚安。〞
  察覺到視線,他抬頭看向我,催促我快點入睡並溫柔地道聲晚安,我緩緩地闔上雙眼,隨著翻頁的聲音,意識漸漸迷失在黑暗的世界……。







签到天数: 244 天

[LV.8]以坛为家I

发表于 2017-1-12 0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美,支持你的原创,我慢慢细读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281 天

[LV.8]以坛为家I

发表于 2017-1-12 09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可以,支持一下!再接再厉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Contact us: incot@kamigami.org|网站地图|小黑屋|手机版|诸神动漫论坛    

GMT+8, 2017-3-25 19:3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| Style by 913TT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